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选择性小白脸[无限] > 第27章 第 27 7章

第27章 第 27 7章

燕星辰这话着实让何眠愣了好一会。

可他态度坚决,何眠张了张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会这么说,其实是思虑过的。

如今他的被保护值来源主要靠直播间,让那些人误会他的实力,对他完全没有影响,还能增加被保护值。唯一的影响可能是粉丝数。粉丝数固然会影响排名,但其实他现在还没有进入总排行的角逐,这么早积攒粉丝数用处不大,反正这个东西其实不需要时间。只要能展现出足够的实力,粉丝可以在瞬间增长很多,他完全可以等日后再留意这一项数据。

其次,除了被保护值,他这一次之所以能有这么多钥匙,反而是误打误撞,多亏了他在副本里给观众带来的误解。

既然如此,何不干脆利用这一点,下一个副本继续加深、诱惑那些人下注,给他带来更多的钥匙奖励?

这其中利弊,燕星辰没打算解释。

他找何眠做这些事情,是因为他们利益勾连,不会出错。可他自己的秘密,何眠就没有必要知道了。

他只是说:“我不喜欢锋芒毕露而已。”

“……好。那我先走一步,我进来也有些时候了。”

“嗯。”

何眠离开后,燕星辰和齐无赦为了样子做足,在包厢里又坐了一会。

两杯酒水分别摆在他们二人面前,齐无赦面前那杯几乎见了底,男人脸上却一点表现都没有。

燕星辰是不喝酒的。

他本就容易失控,酒这种会麻痹神经的东西更是不敢碰,从小到大也没喝过几次。

这一次他本来只打算全倒了做个样子,可是端起杯子,他心念微动,想到这里已经不是他所在的现实世界里。

一切都只发生在几天的时间里,周围的环境却天翻地覆。

方才来这里的路上,他一直都在观察周围。

那些现实世界该有的东西,这里也全都有。但除了樊笼铁定的规则,在看似平和的日光或是夜色之下,一切都是无序的。

这个地方没有文明和礼貌的法则,一切规则的运转仿佛回到了茹毛饮血的时代,最终说话的都是拳头。

像这里,看上去仿佛井井有条,其实不过是在各个大组织的运转下,非必要不会起冲突。倘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玩家之间的斗争怕是比副本中的鬼怪还要可怖。

这样的地方,似乎已经不再需要约束自己。

他就算是个异类,也不会有人多做置喙。

他犹豫了一下,低头,抿了一口。

“咳咳……”燕星辰第一口便呛了一下,“咳……”

他刚才看齐无赦没有异样地喝完,还以为是什么普通的酒水。

这里的酒竟然比现实世界的还要烈上许多!

这一口下去,浓郁的酒香直接灌满他的口腔,冲得他满脸通红。

燕星辰把自己现在的窘迫归咎到了齐无赦身上,瞪了对方一眼。

男人听到他的动静,感受到他的目光,勾了勾唇,说:“看来你不仅是个大好人,还是个不喝酒的乖乖。”

燕星辰转头把酒全倒了,擦了擦嘴角的酒渍,不想回应这句话。

他特意绕过了这个话题,说:“我刚才进来的时候,观察了一下,和吧台相反的方向有一片区域,写着赌区,里面摆着很多赌桌。”

齐无赦明白他的意思,起身,率先走了出去。

燕星辰放下空了的酒杯紧跟其后。

他刚才呛了酒,此刻脸颊两侧还有些微微发红,白衬衫的领子上挂了两点酒渍。

他在昏暗的酒吧光线中,微微低头跟在齐无赦身后,周围的目光都渐渐挂在他的身上。

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这种情况,他都会掀起帽兜,盖住大半张脸。

燕星辰:“……”就不该听齐无赦的换件衣服出来。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很长。

齐无赦听力过人,不需要他指路,便已经畅通无阻地来到了刚才燕星辰提及的赌区。

这里也有玩家来来回回,但这些人的目光大多都在赌局之上,没有什么人有那个闲心逸致到处乱看。

赌桌旁边还有几个投影出来的直播,许多玩家围在那里,旁边就有一个赌桌,上面明晃晃地摆着好多黑色的钥匙,有看上去数据就不低的组织玩家在巡逻。

燕星辰之前在论坛上就看过这样的赌局。

这种赌局叫做黑局,不是樊笼通过直播间举办的,而是由一些组织或者是个人坐庄,玩家们寻求刺激感存在的赌局。

他在一个刚开始下注没多久的黑局旁停下。

身前,齐无赦也停下脚步,听了听一旁玩家议论的声音,道:“原来你打的这个主意。你没有钥匙了。”

燕星辰挑眉:“但是你有啊。”

“来之前就打算好了吧。”

“反正我看你也不在意这些,”燕星辰十分坦然,伸出手,“不如发挥用处。”

他们在这边站了一会,齐无赦太高,站在玩家当中实在是鹤立鸡群,无法忽视,没过多久就开始有人注意到了他们的存在。

——会参加这个黑局的,都认得他们。

这个黑局正在下注燕星辰会不会死在下一个副本。

黑局之上,可以下注的内容都分得十分清楚,分别可以下注燕星辰会死在进入副本的第几天,甚至还有赌燕星辰是被鬼怪杀死的还是被副本内的其他玩家坑死的。

总之,死亡的选项很多,各自的赌注池子里都有不少的钥匙。

通关的选项却只有孤零零的一个,虽然也有人下注,一眼扫过去便能数清楚,约莫只有几十把。

“怎么是他们……”

“燕星辰比副本里还好看啊。”

“他们在这里干什么?难道还想干预别人下注不成?他们再有潜力也就是两个新人吧。”

“等等,燕星辰要干什么?”

燕星辰正在从齐无赦手中接过齐无赦的所有钥匙。

这人确实不太在意这些东西,燕星辰说要用,居然全都拿了出来。

赴死者第一个副本没有信息面板,自然也不会有直播间额外的赌注奖励,齐无赦的钥匙比燕星辰少,但粗略看过去,也有接近两百把。想来这人在副本里也没少捞到奖励。

钥匙都在一个黑色的束口袋里装着,沉甸甸一袋。

两百把的数量,在这种赌局里已经算数一数二的了。

他拿在手中掂了掂,抬手,眼睛都没眨一下,笑着将整袋钥匙都扔在了“活着通关”那一个选择之上。

那上面根本没几个人下注,两百把格外显眼。

他稍稍低头,笑了笑。

——诱饵已经扔下去,就等下一个副本结束来收网了。

周围一片哗然!

青年刚自作主张地挥霍完齐无赦的所有钥匙,转身便低眉顺眼地回到了齐无赦身后。

灯红酒绿之下,他那双温柔的眼睛勾着乖意,一副全然听身前人的话的样子。

窃窃私语声交织在一起。

“原来是那个赴死者的意思。”

“真狂妄。”

“能在樊笼内的赴死者,哪个不是狂妄又孤僻?他会和燕星辰待在一起都算难得一见了。”

“那毕竟是燕星辰……”

齐无赦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其他玩家的交谈,知道燕星辰把刚才那“豪赌”的事情全都扔到了他身上。

他摇了摇头,抬手,似是为了报复,竟然直接以一种不容拒绝的姿态一般揽着燕星辰,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

燕星辰一瞬间差点反手给他一个过肩摔:“……”

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揽肩膀过,顿时有点脸颊发热。

想打人。

忍住。

他微微低头,垂眸,敛下了方才一瞬间的失态。

两人走后。

“接近两百把钥匙,天,他们这是把他们两个人在残缺木梳副本里得到的所有奖励都用来下注了吧?”

“这也太自信了……”

“但好像没什么毛病?反正他们要是活着出来,肯定能赌赢,获得更多钥匙。要是死了,命都没了,钥匙再多有什么用?”

“搞得我都想下注他们能通关试一试了。”

“这还没毛病?两百多把钥匙,起码能换点保命道具吧,抵挡死亡触发比什么都重要,结果居然花在这里。我本来还不敢下注的,看他们这样,我觉得赌他们第一天就死说不定能大赚一笔!”

“燕星辰当面看比副本还要好看……”

“他好像还有点脸红,好可爱啊啊啊啊!!!”

“你是说,他们什么都没干,就喝了酒,然后下注了他们自己能活着从下一个副本里走出来?”刘烛再三确认。

“是,他们在包厢里谁也没见,”汇报的人说,“就喝了几杯酒,出来的时候,那个病秧子还有点脸红,不知道在里面做什么。”

刘烛想了想燕星辰低眉顺眼喊着自己“刘哥”时的样子……

可惜,就算齐无赦死了,燕星辰加入黄泉,那也是厉九泽看上的人,和他没什么关系。

想到这,他兴致缺缺,挥了挥手:“知道了,他们押注通关倒是好事,之前他们答应的太快,厉九泽还觉得说不定有猫腻。现在他们这么自信,看来是他们觉得那个副本不难,所以才答应那么快,这还正常一点。你去拿五把编号在三开头左右的低级副本钥匙当跑腿费吧。”

那人笑嘻嘻感恩戴德了几句便离开了。

半个月后。

刘烛他们让燕星辰和齐无赦一起进这个半个月的副本,本意就是让他们仓促之间没什么准备,自然不会留太多时间。

半个月的时间,对于副本中来说格外漫长,对于在樊笼世界中随时准备面对生死的玩家们来说,又太过短暂,眨眼即过。

燕星辰忙着多了解一些樊笼内的情况,泡在直播间里,看了几个副本,编号201345副本的开启时间就到了。

副本开启前两天,齐无赦和燕星辰以同样的方式,换了个酒吧和何眠碰头,把买到的竹纸、黑狗血和朱砂拿到了手。

何眠刚一进来,便神情严肃地同他说:“你们明天就要进副本了,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先进一个简单点的副本,拿到新一轮的奖励。反正进去之后,厉九泽也没有办法干预正在进行的副本,顶多和打赏柳昌子母换位符那样给你添点麻烦,总比进这种九死一生的副本好。出来之后可以再考虑怎么应对黄泉的人,到时候有两个副本的奖励和数据做基础,说不定有机会。”

燕星辰笑了:“进出两个副本就能解决黄泉这种组织?”要真这么容易,刘烛又怎么会如此狂妄高傲?

何眠也知道其中道理。

他说:“但是这一次不仅仅是黄泉。我听说你们还去黑局下注自己能活,肯定了解黑局是什么。其实在残缺木梳副本结束之前,就有过关于你的黑局,那一场黑局庄家和大部分人都赔了很多。所以这一次的黑局,我听说有人打听到了你们要进入201345副本,扬言你们一定会死在里面,会有人专门进去保证结果。”

这种肮脏的手段以前也不会没有出现过。

既然是赌局,那么一切都有可能发生。而玩家在副本中的情况并不是完全不可控的——如果有其他人也跟着一起进入副本,并且专门为了让他们死进去呢?

那这也,赌局的结果是不是也变成了注定的?

“你是说……”燕星辰双手交叠,若有所思,“有人为了保证赌局能赢,也会进入这个副本,想办法让我们死在里面?”

何眠神色凝重地点头:“而且黄泉的人并没有遮掩这次副本的消息,他们巴不得有更多人进去送死,给他们提供机会。所以现在已经有很多人知道你们进入这个副本了,说不定就会有人花大价钱下注你们会死,然后进入副本想办法用副本里的死亡触发杀你。”

如此一来,燕星辰和齐无赦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黄泉的人的心思,还有这一类单纯为了利益要让燕星辰死的玩家。

他捏了捏自己的手腕,嗓音越来越低:“那就一起进来玩吧。”

还是没有改变主意。

齐无赦更别说了,这人可能还巴不得“热闹”点。

他说:“谢谢你提醒我们这件事。东西呢?”

何眠:“都换好了。”

他将换来的竹纸、黑狗血、朱砂都转交给了燕星辰。

把这些道具放进信息面板的物品栏的时候,燕星辰神色一定,稍微有了意外的收获。

——他发现何眠处理这种事情似乎有天生的敏锐直觉。

何眠买这些都是,品质和时间都有区别,都是分批从不同的零散玩家手中购买的,并没有大量一次性用钥匙更换。

燕星辰当初让他办这件事情的时候,不是没想到这样做来防止别人发现,但他一来下个副本就会和黄泉撕破脸,对方要是真的查出来也没什么,二来是因为不想太麻烦何眠。没想到他没说,何眠却办得十分完美。

不仅如此,何眠还花费了少部分钥匙,去买了一些比较常见的普通驱鬼辟邪或者治疗的道具,如安神符、一次性创口贴之类的。

一次性创口贴是处理皮外伤的,玩家们人人都会备一点,何眠会买也正常。

而安神符,这东西确实对他有用,可以帮他缓解头疼,但是他没有让何眠买,何眠却还是买了一些。想来是当初在副本的时候,观察到他把打赏的安神符全用了。

心细,缜密,还有很好的直觉。

他将那些道具收起来,漆黑双眸闪过笑意,问对方:“你上次说,你最开始关注我,是为了什么?”

“啊……本来是一个多月后有一个组织赛副本,副本要求每个组织必须有在新人期的玩家进入,我们组织……没落很久了,一直吊车尾,没有几个新人,所以我想逛直播看一看来着,没想到看到你们的直播,就关注了。”何眠后来没有提,是因为他知道燕星辰现在的关注度,就算不加入黄泉,也多的是别的组织想要招揽,根本不可能轮得上他们这种濒临解散的组织。既然这样,何必提了自找没趣?

没想到,燕星辰却说:“行,那等我从这个副本出来,给我留个名额。”

别人投之以桃,他便报之以李。

他这几天看论坛也了解到,有一些副本是必须以组织为单位进入的,加入组织就可以进入这种副本。组织是樊笼用来促进玩家竞争的东西,除了这一点,还有其他好处。既然他迟早要加入一个组织,不如就选一个无人管束的没落组织挂着名,两全其美。

他又不在意组织强不强大。

燕星辰说得轻巧,何眠实在是措手不及:“啊?我还没有和你介绍我们组织……”

“编号201345直播间见。”

何眠:“???”

他觉得他这几天的问号格外多。

燕星辰和齐无赦带着那些在别人眼里鸡肋的道具离开了。

又过了两日,刘烛便来了。

这是黄泉早就说好的。

为了防止齐无赦和燕星辰耍花样,进入副本的时候,他们需要待在一起。

刘烛来了之后,燕星辰便不怎么说话,安静地坐在一旁,时不时看一看自己的信息面板,像是在用论坛和别人的副本直播打发时间。

他扮演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尽职尽责,齐无赦却没什么演戏素养,该干什么干什么,一直晾着刘烛,把刘烛气得够呛。

副本开启的时候,本来被燕星辰收入信息面板物品栏的钥匙居然自动浮现了出来。

他转眼一看,齐无赦和其他几个黄泉的人也一样,面前浮现出一把刻着一串数字的黑色钥匙,

钥匙之上围绕着半透明的黑光,幽深莫测。

冥冥之中,有什么声音在他脑海里问他:【请玩家确认是否进入此副本。每个玩家进入副本的间隔时限为一个月,您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您可以选择拒绝进入此副本,请您确认是否进入。】

刘烛等人正在看着他们。

这些人都是进过不止一次副本的玩家,显然是知道这个流程。

当着他们的面,燕星辰说:“我确认。”

齐无赦没说话。

他连樊笼的规则都不是很想理,随随便便点了点头。

燕星辰:“……”

眼前光芒一闪。

那种整个灵魂都在被拉扯的感觉再度传来,头晕目眩中,燕星辰最后看了一眼齐无赦的方向。

副本要开启了。

这半个月来,齐无赦自从和他达成合作以后,基本没有干预过他的任何准备。

这人身为天然不被樊笼钟爱的随机玩家,却完全不在意副本的内容和他的打算,甚至不想做破局的那个人,可齐无赦又要进入副本……

齐无赦是他第一个交付如此多真实的人。

也是他第一个,已经交托信任,但还是有很多东西不了解的人。

每个进入樊笼的人都会有愿望,他的愿望是做一个正常人,齐无赦这样的人,会为了什么愿望进来?

周遭完全黑了下来。

燕星辰不全的灵魂在这样的拉扯中震颤,他头疼欲裂。

提示音自四面八方传来。

【副本载入成功,玩家已就位,副本世界已开启。】

【当前副本:纸人献花,编号201345。】 .w. 请牢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