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炮灰NPC如何成为白月光 > 第30 章 第 30 章

第30 章 第 30 章

任务结束后,舆水怜就和苏格兰他们彻底分开了。

他去了贝尔摩德名下的一个公寓里,完全封闭的度过了两天。

第一天他面对冰箱里的食物只有发愁,索性只吃了些面包和水果来果腹,到了当天夜里他就饿醒了,实在没办法,就去冷冻格里把那些半成品速食找了出来。

还好苏格兰有教过他怎么用微波炉,舆水怜又用手机上网查了半天,总算是鼓捣出了点能吃的东西,不至于做出让自己一个成年人饿晕在家里这么丢人的事来。

解决了吃饭问题之后,他本想找个机会把身上藏着的u盘打开看看,偏偏这栋公寓里根本没有配置电脑,不过就算有,他也不会用的。

贝尔摩德说她手头的事处理好就立刻回来,这让舆水怜也不好离开公寓出去买电脑,免得他抱着新电脑回来,会被贝尔摩德盘问。

毕竟“泰斯卡”可不会无缘无故想买电脑。

在上次的突发任务完成后,他还得到了剧情值进度。

剧情值:+007,当前剧情值:112

印象值:+007,当前印象值:033

可以说,数值是真的不多。

乔治·拉文看来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角色,舆水怜也去论坛上看了新更新的漫画。

漫画可以说直接省去了前面的大部分过程,直接进入了当日舆水怜的个人行程。

这里是用串联式的方式将一个又一个没有台词的小格子衔接在了一起——

莱伊叼着烟,将泰斯卡的工牌隔层处理成尖锐的武器。

出门前,苏格兰告诉他如何将领带系好。

波本则是最后检查了一遍他们还有没有遗漏在公寓里、能让人顺藤摸瓜找到他们行踪的线索。

如果这一幕不是泰斯卡去暗杀,看起来真的很像家里的小孩第一次去上学,大人瞻前顾后的给他准备东西。

好家伙,卧底过家家是吧?

……家?

说起来,论坛之前也这么说过,说苏格兰他们是慈母严父和哥哥。

但舆水怜知道这只是读者们开玩笑的话。

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家人和家庭,那是他们血脉相连的、从出生起就有着无法切割的羁绊的家人。

而虚假的过家家就算是进行一千次,也不会变成真的。

他不是他们任何人的家人,也不可能是。

他和泰斯卡一样,都没有“家”。

舆水怜继续往下看去,中原中也更是全程没有正面出镜,每次都只给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就连最后舆水怜跳窗的那幕,漫画也只给了观看者的视角,那一整页都是舆水怜毅然跳窗前的正脸——以及他用唇角叼着的那张写着“泰斯卡”的卡片。

不出意外的是,这一页漫画的评论是最多的,多半是些称赞这一幕画的好看的。

截图了,希望官方识好歹出个彩页周边。

虽然我知道泰斯卡是反派……但,我就动摇这么一次,希望我的纸片人老公不要怪我(狗头玫瑰)。

舆水怜虽然对自己现在的外貌有多出众有个大概的概念,但看到这么多人如此直白的表达对这张脸庞的爱意,他还是感到一阵想要赶紧逃离这些夸夸文字的冲动。

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害羞?

舆水怜心想——虽然这句话由他自己来说可能有点点怪怪的……难不成这次的印象值能加上,全都是因为他的脸吗?

继续翻页,漫画落幕的那一页,是几人坐在车内,车子平稳的朝着夜色深处驶去,最后的一格是泰斯卡被夜色投下半边阴影的侧脸。

家人们,我有个不重要的问题,这一话明明气氛不错,但我总有种紧张感你们懂吗?尤其是看到泰斯卡砍人跟切菜似的的时候……不是说我害怕,而是我忽然想到泰斯卡这个角色,前文提到过是经常给组织处理叛徒的熟手……就,你们懂吧?

楼上是不是想太多了,你是怀疑泰斯卡会对他们动手?但原作里,威士忌组这三个假酒哪个是被组织的人给杀的?景光是自杀,赤井秀一是直接跑路,零则是没有暴露。

不不不,之前不是有消息吗?说这次的外传可能是平行世界,故事走向未必和原作一样,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泰斯卡发现了景光的身份,然后上报给了组织,但组织命令动手的人是赤井秀一。

我觉得楼上都有点缺乏想象力,怎么老想这些常规剧情啊?老贼不知道你们的想法吗?他那么无聊就按照你们猜的来设计剧情吗?等着瞧吧,我觉得泰斯卡很可能会有反转。

舆水怜关了论坛,总结了一下他现在在读者心目中的形象是很微妙的……但比之前那种完全一边倒的情况要好了不少,现在已经有人会给他说好话了。

这就是印象值变高之后的效果吗……?

不过……反转啊……

论坛里有提到过,苏格兰的卧底身份暴露的大致时间,也就是最近这一两个月了,舆水怜不知道他藏下资料能不能让这个时间再推一推,但是治标不治本。

他倒是真的希望能像论坛说的那样出现反转。

就在这种坐立不安之中,他缓缓睡去,第二天贝尔摩德终于回来了。

大约早上九点,贝尔摩德才打开了这边的房间门,她走进厅就看见泰斯卡抱着枕头蜷缩着身子睡在大沙发上。

贝尔摩德的视线在他身上短暂的落了两秒,舆水怜听到声音立即醒了过来,他还有些睡眼惺忪。

“……贝尔摩德?”他的声音被枕头挡住了些,显得有些闷闷的。

贝尔摩德的声音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感情,她问:“怎么不去床上睡?”

舆水怜说:“在等你。”都等两天了,他心说。

(……然后沙发太舒服,这里又没有其他人,太放松,就睡着了。)

贝尔摩德的手微不可查的一滞,接着,她将钥匙套在手指上转了两圈,笑吟吟地看着泰斯卡。

“——先来吃个早餐如何?泰斯卡。”

贝尔摩德走进厨房,慢条斯理地打开冰箱,手指触碰到冰凉的牛奶纸盒时,她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

刚才和泰斯卡的那一幕,让她想到几个月前拍过的一部电影里,那对关系疏离的亲子。

很快她又勾起唇来,觉得这个想象过于发散了,甚至有些无厘头。

(我又不是泰斯卡的妈妈。)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冰镇牛奶盒上的水珠已经落在了她手上。

冰冰凉凉的。

一刻钟后,泰斯卡和贝尔摩德面对面坐在白色的餐桌上。

这个房间都是偏北欧风的装潢,简单的色彩为主,甚至显得风格都偏冷淡,和贝尔摩德这种张扬又美艳的女明星似乎不大相称,她应该在风格更加华丽的房间。

但,就是这么两个人,正面对面坐着,安静地享用这一份常见的家庭式西式早餐。

正过程中,谁都没有开口。

舆水怜用余光看向贝尔摩德——无论是使用餐具还是吃相,她的模样都很优雅。

如果是更会夸奖人的人在这里,一定会发出“不愧是知名女演员,大荧幕上的人物,一举一动都让人倾倒”这样夸张地感慨。

相比之下,舆水怜对餐具的掌握程度也就勉强在一个“够用”的水准里。

和优雅好看沾不上边,甚至只能说在“笨拙”这个基础上有不小的进步,但远远谈不到“美观”。

贝尔摩德终于开口,“吃完早餐我带你去g那里,接下来的工作他那边给你安排。”

舆水怜乖巧点头:“好。”

然后气氛又变回最初那种僵硬。

舆水怜边吃饭,脑子里边开始试图回忆泰斯卡和贝尔摩德之间的点点滴滴。

贝尔摩德对他不冷也不热,但贝尔摩德会给泰斯卡钱,会给他买衣服,在泰斯卡没地方去的时候,贝尔摩德会把自己名下的房产给他暂住……舆水怜心想这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不明白。

他不讨厌贝尔摩德,但也不知道怎么和她相处。

贝尔摩德一手托着下巴,微仰着头的姿势看向对面小口吃煎蛋的泰斯卡——这样的观察泰斯卡地动作她做过无数次。

她漂亮的手指偶尔会抬起来,轻轻敲着自己的脸颊。

“贝尔摩德。”舆水怜看向她的盘子,“……不吃了吗?”

里面还剩下不少食物。

贝尔摩德轻轻敲打脸颊的那根手指停住了。

“我不饿。”她说话时总带着一股慵懒,“这些就足够了哦。”

舆水怜:“……”真的吗?

她分明没吃两口吧?

贝尔摩德的笑容逐渐淡了下去,她摸了摸口袋里的打火机,一手撑在桌子上,本打算离开这里出去抽根烟,没想到迎面收到了泰斯卡的目光。

他那双不掺杂质的水色双眸中,正好将贝尔摩德的身影整个印入其中。

就像是在问为什么还剩这么多食物就不吃了……?

……为什么要离开?

几秒后,贝尔摩德绷紧的手臂重新舒展,搭在桌上,然后她再次拿起了餐具。

没人知道贝尔摩德怎么忽然改变了主意,她大部分时候我行我素。

贝尔摩德又慢吞吞地、很是象征性地吃了几口。

房间里一时间静得只有二人的咀嚼音。

“大哥他还有其他工作要安排,泰斯卡,我带你去见雪莉酒。”

伏特加打量着泰斯卡,他是和贝尔摩德一起来的。

不过贝尔摩德在楼下就把泰斯卡“转移”到了伏特加这里,然后她就离开了,完全没有要一起来的打算。

伏特加:“我们边走边说吧,泰斯卡。”

“好。”

“……港口mafia前段时间缴获了一品来路不明的药物,根据线人传来的消息,港口mafia那边称这群药物对他们的组织造成了一些不太好的影响。”

去往实验室的路上,伏特加尽职尽责的传达着任务的相关信息。

这是他第一次见泰斯卡,来之前他还担心过泰斯卡会不会是比较不听人话的那种类型,他都已经做好和对方沟通困难的准备了,没想到却是个还挺好说话的人。

传闻果然只是传闻。

舆水怜:“……不太好的影响是指?”

伏特加:“你听说过’异能力者‘吗?”

舆水怜坦率地摇头。

“……没听过也正常,毕竟是离普通人比较远的。”

说完,伏特加自己在心中吐槽起来,他们这样也能算是“普通人”吗?

他继续解释道:“那些有着与生俱来的特殊能力,是极其罕见的一类人。”

再多的解释他就不说了,来之前大哥就交代过,和泰斯卡说话越简洁越好,不重要的信息可以不说。

伏特加:“……港口mafia缴获的那批神奇的药物,据说能对异能力者造成一定程度上的影响,但影响的方向并不确定。而那批药物,据说是根据组织内部泄露出去的半成品……”

也正是因为这个事,g也陷入了一种让周围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气压。

比平时还要恐怖。

“港口mafia那边却隐隐表现出了想要追查这件事的态度,并且打算借此为由和组织进行谈判……总的来说,就是想借题发挥,捞点好处。”

“并且他们还精准的提到了希望和雪莉这样的人才进行技术交流。”

伏特加自己都觉得真扯。

“技术交流……?”

说完,他见舆水怜目光炙热的看着他,脸上写满了“所以这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的疑问。

伏特加:哦……这孩子根本听不懂言外之意。

不过没关系,他也跟着大哥学到了不少,用来和泰斯卡解释已经够了。

伏特加:“他们抛出‘雪莉’这个名字,就是为了向组织证明他们已经掌握了我们的一些关键情报。雪莉自小在组织长大,所有履历都有组织插手,港口mafia能精准的抛出她的资料,这是对组织的一种示威。”

“泰斯卡,你的任务就是寸步不离的保护雪莉。”

他们走上了电梯,伏特加按好楼层。

见泰斯卡一言不发,伏特加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听进去了。

……他不会没听懂吧?可是自己都讲得够清楚了!

舆水怜只是不知道该给出什么反应,他一路都在低头思考。

异能力者吗……?那中原中也是异能力者么?

那舆水怜在面对他时感受到的那种奇怪的强悍就有解释了。

如果组织开发出来的药物的副产物能够影响到中原中也那样强大的能力者,难怪港口mafia会有所动摇,他们应该也想弄清楚那种药物的本质吧?

战局之中一瞬间的差错都能改变整个战况,港口mafia的首领不可能不知道,而他麾下的战斗力们一旦发挥不出预期之中的战力,他应该会很头疼吧?

贝尔摩德今天提到“雪莉”的名字时,明显表现出了一丝……不太友善的情绪。

所以这位名为“雪莉”的天才研究员……她所研究的到底是什么药物?

泰斯卡知道组织一直都在进行重要的研究,但他这个阶层的成员是无权得知内情的。

……他还要更努力,才能攀登到更高的位置,否则他根本无法做到自己想做的事。

电梯门打开,整个忙碌得不可开交的研究区就呈现在了舆水怜面前。

琴酒一身黑衣,伫立在房间的正中央。他只需要站在那里,就是最深刻的标志性景色,路过他身旁时那些研究员小心翼翼,不由自主地会屏住呼吸,就像是求生本能驱使着他们必须在大型肉食动物面前完成一场惊心动魄的躲避。

伏特加压了压帽子,故作沉稳道:“大哥,我把泰斯卡带来了。”

“泰斯卡。”

琴酒没什么感情的扫了他一眼,“——过来见见你的同伴。”

舆水怜眼皮微动,他顺着琴酒的话往旁边看去,就看见一个坐在桌子上,被兜帽盖住半张脸的年轻人——但即便如此,他也一眼就能辨认出来,因为他见过好多次对方的侧面了。

——毫无疑问,是苏格兰。

重逢所带来的情感犹如沐浴露挤出来的泡泡,轻飘飘地从心间升了上来。

这种柔软又发涩的情感打得他措手不及,还没等他细想这种感情又是什么意思时,恍惚间舆水怜才想起他们只是分开了两天,而并不是两年。

……我好像又变得很奇怪了,他想。

苏格兰察觉到他视线的第一秒也轻轻回望了过来,视线却被帽子、被忽然插入的行人隔绝得严严实实。

他无论如何都没法看清对面的泰斯卡。

同时,琴酒的脚步声在舆水怜耳中格外清晰。

“——我听说你们配合得不错,是吗?”他声音不急不缓,咬字有力。

原本打算站起身的苏格兰停止了动作,他从琴酒的话里嗅到了些不安定的成分。

而舆水怜闪过的是库拉索最后朝他投来的审视的一瞥,来自本能的提醒,让他本来想说的话在这一刻全都吞了下去。

舆水怜对上琴酒的目光,他眸中的神光犹如一团跳动的冷火。

这团寂静燃烧的火,随时准备着将说谎者燃烧殆尽。

舆水怜嘴唇翕动,“……我以为,这是我一个人的任务。”

他完美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露出那么极微小的一丝抵触来。

说完,他忽然发现——

自己好像越来越擅长说谎了。最近弹窗厉害,可点击下载,避免弹窗 .w. 请牢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