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沙雕师尊每天担心我挂掉 > 第154章 第 154 章

第154章 第 154 章

时绒既然救了小城中人, 就不会将他们搁置不管,更何况申飞等人的战力不俗, 心性也不错。

遂在清除完小城内所有绒丝虫, 剪除它的耳目之后,同申飞等人坦白了身份,又将小城众人送上了去往兰源城的隐身云舟。

她与师尊原本还打算继续去查查看绒丝虫还有没有其他养蛊地, 能一波解救更多。

结果小鲛求援,师尊只得开闪现带她跑了回来。

事况发生得太突然,他们走得如此匆忙,明眼人都知道兰源城一定是出大事了。

饶是如此, 申飞依旧带着小城之人如约找了过来,其实让时绒还怪感动的。

都顾不上继续去搞绒丝虫心态了, 激动地亲自上去迎接他们:“来啦来啦~”

对着满脸懵逼的城内众人:“这些是我在云州的兄弟,都是万族大家族的,自己人!放行吧~”

负责西门的龙濉:“??”

你怎么在云州也有兄弟,啥时候有的?

不是, 云州上居然还有活人, 还这么强, 一船弄来四个大乘?!

龙濉看龙明祖,龙明祖看白亦。

所有人脸上都透露着深深的迷茫。

白亦:“嗯,自己人,放行。”

……

“哎呀, 我给你们说,你们这城池的位置可选得不好勒!”

申飞进城之后便找上了城墙上的龙明祖。

方才他看底下人的眼色,就知道这位应该是个管事级别的人物, 他不敢招惹白亦, 招惹招惹这一位还是可以的, 大家都是大乘期嘛。

龙明祖眼见他们有清慈道君作保,时绒作陪,又是一伙超强的战力,态度还算和顺:“此话怎讲?”

“兰源城离丹山城太近了!”申飞回头看看时绒,认真道,“我看你提过丹山城,还以为你们是知道的。丹山城是个大城,自古往来贸易繁茂,城内是设有空间传送阵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此阵虽然因为灵气耗尽而停用,却始终未废。那绒丝虫的灵智极高,说不准是能重新启用那些大阵的。若有此阵在,它短时间内便能召集整个云州大陆的高阶分/身过来!”

时绒脸一沉。

龙明祖:“什么?!”

中州大陆城市与城市之间的大型空间传送阵并不普及,属于还没有完全点亮的技能树分支。云州在这一方面先进他们一步,故而几批先遣队到了丹山城,没有一人认出、想到丹山城竟然会有空间传送阵。

他们整理抢救了不少云州大陆的文书记载,也都没有提到空间阵的说法。

如今反过来想,丹山城清理得如此顺利,恐怕正是绒丝虫在推波助澜,故意为之。

一方面为凤四海“建奇功”,一方面麻痹众人。

若他们被内奸忽悠,两眼一抹黑地大举入住防御力更强的丹山城,届时空间阵一开,万族联盟内外受敌,就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

眼下万族联盟虽然没有走上最坏的道路,盘踞在了兰源城。可丹山的先遣部队全数被撤回,丹山城早已不在他们的掌控之中。

丹山城到这里,御剑飞行不过几个时辰的路程。

其的空间阵一旦开启,后果不堪设想。

谁又知道绒丝虫在云州四处养蛊,究竟养出来怎样数目的高级分/身呢?

“此阵一定要毁掉。”

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

绒丝虫丧尸群若是驰援得太快,万族联盟面对围困绞杀不及,消耗和伤害一旦跟不上,只会愈发被动地落在下风,直至被攻陷。

龙明祖道:“问题是谁去?”

只要清慈道君离开须臾,无人抗守数量众多的大乘期,绒丝虫便会立马攻破护城大阵。

可若非是清慈道君亲临。

兰源到丹山的距离说短不短,其他人谁能在无数绒丝虫的围剿之下,完成这么一项任务?

……

嘉天逸听闻此消息,悔得只拍脑门。

“我去吧!”怪他那时一心清城,根本没想到丹山城会有空间法阵的存在,提议道:“空间法阵玄奥,若要毁阵,需得懂阵之人前往,我愿前往。”

“可是……”

候正义小声,“先声明我不是贪生怕死啊,我数了下,咱们这边加起来才六个大乘。就算一起去,让那位悟道境仙尊独自守城,咱们也不见得能在尸虫的围攻之下,成功冲出去,捣毁空间阵法。”

“更有甚者,万一丹山的空间阵已开了,无数高级丧尸正往这边来,咱们过去迎面撞上,就是纯送人头。到了那时,这边守城的负担岂不更重?”

“是啊,咱们战力已然弱于绒丝虫,要再兵分两路,实在太冒险了,一个弄不好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妙音仙子叹道,“事已至此,咱们实在无能为力……提前知晓也只能守阵以抗,在东门的方向提前多加布控了。”

……

众人据此激烈地商讨了小半个时辰,一无所获。

此局已成死局,破解不了,剩下的,便只有消极抵抗了。

时绒看他们争执插不上话,跑回自己师尊身边,“麒麟老祖说那空间阵法难以被摧毁,是非得懂阵之人才可以解?”

白亦:“自然。”

时绒又问:“那毁坏阵法呢,需要多高的修为才可以呢?”

“你想去?”沧明镜立马连声道,“不行不行,你方才在绒丝虫那边拉了这么大的仇恨,你怎么还敢出城,这绝不可能!”

“去什么啊……”时绒道,“我可不敢去,就问问。”

白亦瞥她一眼:“只要找准位置,化境期一击足以。”

时绒看着天边,双眸放空:“喔喔~”

……

杀戮带来的血雾久久化散不开。

也不知是否是人的错觉,入目之景总带着一丝暗红的色调。呼吸之间,能嗅到那浓郁的血腥之气。

西沉的落日隐没在残云之中,天色极快地黯淡下去。

燕鸟低飞,意味着不久之后,会有一场暴风雨。

时绒倏然意识到,自己来到云州这么久,竟还未静心欣赏过一次风景。

兰源这样的小城,坐落在环绕的群山之中,原是一座再不起眼不过的小镇。

破落,又有一种独特的沧古与简朴,接地气又真实。

暴风雨前的宁静,让沉寂的古城透着三分压抑。

所有人各司其职地忙碌着,在做着战前的准备。

“听上去局面对咱们不利哇,师尊,您说咱们能赢吗?”

哪怕是在城墙之上,万众瞩目,时绒依旧肆无忌惮地靠在了白亦的身上。

沧明镜接连咳嗽好几声,咳得嗓子都干了,也不见这人有半点羞耻心地从人身上起开。

白亦则是一副顺着她的样子,垂下眸:“尽人事,听天命。”

“……”

沧明镜看不下去,只得自己起身走了。

……

人一走,时绒立马变本加厉,手指不老实地钻进了白亦的手心,在上头写写画画。

轻轻叹了一句,心疼道:“这一旦打起来,我还能轮班休息休息,师尊可就受罪了……”一个天天要睡美容觉的人得通宵上班,想想都是痛苦。

白亦幽幽补充道:“我已经一日半没有沐浴了。”

话里话外,尽是委屈。

时绒:“……”

那确实是个大问题呢。

“师尊不洗也是香香哒!”

她在乾坤囊里头翻翻找找,找出一个小梳子来,“实在洗不成,我给师尊梳梳吧?我这梳子自带洁净功能,比净化术更有仪式感,师尊将就将就?”

白亦一听来了兴致:“试试?”

时绒便侧过身,薅起一把师尊的头发。

刚要下手,突然感觉不对,将头发递到鼻尖嗅了嗅。

白亦敏感地转过身:“怎么?”

时绒吸了吸鼻子,蹙眉道:“您身上血腥味好浓啊!”

白亦眉心一抬:“……?”

……

“唉唉唉,我不是那个意思,您别生气啊!”

“你嫌弃我。”

“我没有,真没有!我自己都好几天没洗了,能嫌弃您什么呀!”

“那你刚刚是什么表情!”

巡逻的龙濉看到城墙之上置气斗嘴的“师徒”,内心无波无澜,甚至磕起了瓜子。

申飞在领到制式的防具备用之后,准备服从安排,去守卫防御相对空缺的西南角。

路过龙濉,眸光流连地在他身上停了好半晌,好奇地问了一嘴:“我能不请问一下……你这个jio,是什么jio啊?”

那特殊的云州口音,让龙濉仔细斟酌了好半晌,呆愣愣地摸了摸自己脑袋上的角:“你说这个?”

“嗯嗯。”

“是龙角。”

申飞的表情一瞬空白:“龙?”

龙濉:“是。”

“什么龙?”申飞指了一下旁边不远城主府墙上的图腾,“那种?”

龙濉转头看一眼:“对啊。”

怎么,云州人没见过龙吗?

不等他反应过来,面前呼啦啦地跪倒了一片云州人,对着他顶礼膜拜。

“我的天哪,是龙哇!!”

“远古神龙居然真的现世了,看来咱们这次有救啦!!”

……

小城中人本是些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小散修。

末世之后,被绒丝虫生生养成了“大佬”,却从未享受过一天作为高等级大佬的社会待遇,习以为常,自然没有那被捧起来的傲气。

遇见龙族后人,哪怕自己的等级比他要高得多,依旧跪得毫无迟疑。

此举却将龙濉吓得不轻,连忙躲开,不敢受长辈们的重礼:“你们这是做什么?”

申飞跪倒在地,激动得胡须都在颤抖,道:“您既是神龙一族,何不召唤雷霆,粉碎那些邪祟?”

龙濉:“哈?”

什么雷霆?

……

小城中人的异动引发不少人的围观。

“此乃我天罗国国师所做的预言,云州大陆所有人都知晓……”

申飞双眸发光,着重强调道,“她说神龙血脉可以召唤雷霆,破除邪祟,助我们度过劫难!”

“是的是的,确实如此!”

“看来国师所言非虚,真的有神龙降世啊!!”

“云州得救啦!!”

他们兀自兴奋地热泪盈眶,相互拥抱,俨然已经快要赢下这一场最终大战。

龙族这边则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甚至还有点尴尬。

凤禾拿手肘怼了龙刑一下:“你还会召唤雷霆?”

龙刑赶忙解释道:“我不会啊……”

转头问自家长老:“咱们祖上有人会吗?”

龙族长老纷纷摇头:“没听说过。别是搞错了,不是咱们这一分支的吧?”

龙明祖:“嘶……还有这事儿?”

……

这头,时绒好说歹说,终于将暴走的师尊劝抚了。

远远看着被夹在人群中间,手足无措地小奶龙,陡然意识到:对啊,天道钦定的气运之子,不还有他一个么?

龙濉身上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才是。绒好说歹说,终于将暴走的师尊劝抚了。

远远看着被夹在人群中间,手足无措地小奶龙,陡然意识到:对啊,天道钦定的气运之子,不还有他一个么?

龙濉身上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才是。绒好说歹说,终于将暴走的师尊劝抚了。

远远看着被夹在人群中间,手足无措地小奶龙,陡然意识到:对啊,天道钦定的气运之子,不还有他一个么?

龙濉身上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才是。绒好说歹说,终于将暴走的师尊劝抚了。

远远看着被夹在人群中间,手足无措地小奶龙,陡然意识到:对啊,天道钦定的气运之子,不还有他一个么?

龙濉身上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才是。绒好说歹说,终于将暴走的师尊劝抚了。

远远看着被夹在人群中间,手足无措地小奶龙,陡然意识到:对啊,天道钦定的气运之子,不还有他一个么?

龙濉身上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才是。绒好说歹说,终于将暴走的师尊劝抚了。

远远看着被夹在人群中间,手足无措地小奶龙,陡然意识到:对啊,天道钦定的气运之子,不还有他一个么?

龙濉身上定有什么特殊之处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