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穿成女Alpha之后 > 第197章 卷土重莱2

第197章 卷土重莱2

卷土重莱2

重莱终究还是缺少了那么一点想象力, 尽管有虫族的意识链接,他获取知识的方式十分高效, 可是他在应对一些题目时, 很快就发现他其实并不善于思考。

他的思维方式和真正的人类还是不一样的,解答一些刁钻的题目时,一些小孩子们往往会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巧妙地解答出来, 但是他往往找不到那个切入点。

为了激发自己的想象力,他不得不向那个小男孩借了更多的小说。

什么都市传说、科幻小说、玄幻小说、仙侠修真、克苏鲁小说全都看了个遍。

火种计划里喜欢看书的孩子不止那个小男孩一个,这里的很多小孩子都很喜欢阅读,他们的阅读面非常广, 无论是严肃文学还是通俗文学,无论是白话文还是古汉语, 只要故事有一定的趣味性,他们都能看的津津有味。

重莱很快就和这些天才小孩打成一片,经过细致的观察,他发现男孩偏爱的读物和女孩偏爱的读物多少有些不同。

火种计划里的很多小女孩喜欢看爱情故事, 纵使那些故事在逻辑上有着无法忽视的缺陷, 可是这些在六岁之前就学完高等数学的女孩子们却看得非常兴奋。

虫族没有男女之分, 这是一个没有性别的种族,每只虫生下都有卵囊,当它们预感到自己开始衰老时,就会找个合适的地点开始产卵, 当这些卵孵化后,死去的成虫将会成为这些幼虫的食物。

相比人类的人口结构,虫族的虫口结构是非常简单的。

虫族没有老龄化的问题, 幼虫生来就会飞行觅食, 虫族没有家庭概念, 它们没有母亲和父亲,它们会在两到三个月的时间发育成熟,然后为自己的种群和脑虫效力。

虫族的寿命非常漫长,当然也有一些比较短命的虫,比如蒲英虫,它们的生命只有十年左右,外观和人类世界一种名为蒲公英的植物很相似。

不同的是蒲英虫会发光,它们唯一的作用就是净化空气和水源,偶尔也可以为一些视力不好的虫族照明用。

越了解人类社会,就越难以理解这个脆弱的种族是怎么延续下去的。

人类在的婴儿刚出生时需要两个小时喂一次奶,这个过程将会持续半年左右。

他们将用两年的时间学会走路和说话,然后起码需要6年左右才具备一定的自理能力,即使如此,6岁的人类孩童的自理能力也很有限,只能吃饭、跑步、自己睡觉。

没有经过基因优化的古人类将用18年的时间去成长,然后在30岁以后身体的机能便开始逐渐下降。

他们的新陈代谢开始变慢、皮肤开始松弛、身材开始走样、精力开始下降、肠胃和骨骼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小毛病。

重莱实在无法想象用18年来成长、然后不过12年就开始衰老的智慧生物是创造出这样辉煌的文明的。

即使是经过基因优化的现代人类也不能摆脱衰老和死亡。

就在他们上物理课时,重莱的前桌居然掉了一颗牙!

为什么会掉牙啊!!!

这可是他们用来碾碎食物!失去它们就无法顺利进食的重要器官!!!

这种重要器官为什么会在毫无自保能力的脆弱的幼年期开始脱落啊!!!

说起来真是令虫难以置信,人类居然连一块稍微大一点的柔软蛋糕都无法一口咽下。

他们不仅会被食物堵塞食道,甚至连喝口水都会被呛住。

从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每只虫都会感到匪夷所思。

除了他们脖子上那个充满了奇思妙想的脑袋瓜,人类真是垃圾透了。

营养师给他们分发午餐时,重莱悄悄嚼碎了一块骨头咽进了肚子里,而他的同桌冷夜——那个借给他书的小男孩,正慢吞吞地啃着排骨。

他最近掉牙,吃东西非常小心,重莱舔了了一下口中的牙齿,最后按捺住把骨头咀嚼粉碎的冲动,和冷夜一样乖乖地啃起了排骨。

日复一日,小火种们渐渐长大,不知不觉,十年已经过去了,重莱已经适应了人类社会的生活方式。

他的思考方式更加向人类靠拢,想象力也变得丰富起来。

这里的庄园又被送进来一批五六岁的小神童,而上一代的小火种们已经变成青葱少年,他们各有所长,在一些领域有着惊天的天赋和创造力,他们将被火种计划的负责人安排在合适的位置上,在未来某一天大放光彩。

重莱对生物学格外感兴趣,他在15岁那年进入清浦生物实验室,

那一年,源自虫族的超级菌种在人类中肆虐,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重莱便研发出可以抵抗超级菌种的疫苗,疫苗问世后,他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奖金和一座很美丽的花园洋房。

小洋房里种满了郁金香,一朵蒲公英开在院中的石子小径上,毛绒绒的脑袋在微风中轻轻摇摆。

重莱想起了织梦树,一些蒲英虫会长在织梦树的树干上,它们会在夜晚到来时发出柔和的光芒,就像人类世界里装饰用的毛绒灯球。

它们发出的光芒会照亮织梦树上的紫水滴叶子,这些叶子如同水滴形的紫水晶,在蒲英虫的光辉中散发出剔透的光芒。

“你们不觉得晚上的织梦树很美丽么?”

重莱在一次意识链接时询问织梦蝶。

织梦蝶回答:“你要表达什么?”

重莱:“我在表达织梦树很美丽。”

织梦蝶回答道:“织梦树最主要的功能是孕育强大的生命,和美丽有什么关系,你的表述逻辑让我感到十分混乱。”

看吧。

虫族是一个很务实的种族,用人类的话来说,虫族眼里是没有风花雪月的。

虫族做事都有很强的目的性。

它们不会寒暄,不会问同伴:“你今天吃了吗?”

它们不会分享,不会对同伴说:“我发现了一个很美丽的地方。”

它们也不会进行无意义的闲谈,不会和同伴谈论天上的云彩是什么形状。

和织梦蝶的交谈让重莱的情绪隐隐有些低落。

人类的世界并不像虫族那么奇幻绚烂,但是他们又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并且能够创造美。

虫族的世界比重莱看过的《阿凡达》还要奇异绚烂,可是虫族体会不到这种美。

重莱把那部非常古老的《阿凡达》重新看了一遍。

古人类还不曾见过这个时代的辉煌,却已经用他们无与伦比的想象力创造出一个全新的世界。

电影末尾,重莱看着黑掉的屏幕,莫名感到一丝怅然。

手腕上的终端轻轻震动,是冷夜给他安利的一本只写了五万字的克苏鲁小说,目前还在连载中。

文章名只有两个字——《邪眼》。

点击量和收藏数全都寥寥无几,不知道冷夜从哪挖出这么一篇冷门的文章。

重莱点了进去,小说开头是一篇非常深奥严谨的生物学论文,里面有大量的专业术语,不懂生物学的读者点进来只会一脸懵逼,完全摸不着头脑。

重莱大致扫了一样,故事的梗概就是世界出现了可怕的怪物,天才生物学家冷小夜克服万难,在一场邪恶的实验中创造出两只可怕的红色眼球,从而展开的一系列故事。

他们那一届的小火种有一个火种群,群里非常活跃,经常能看见这些天才们的花样吐槽。

冷夜把自己的小说链接发到群里求收藏,得到了一波无情嘲讽。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叶紫曦:“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一开头就是长篇大论,这谁能看的下去啊,还是你别出心裁想要另辟蹊径么?”

钟小蕾:“喵喵喵,摸鱼被导师发现了了,现在导师很严肃地问我搞量子物理的人为什么在看生物论文(擦汗)。”

钟小蕾就是那个爱看云的圆脸小女孩,现在长大了脸也圆圆的,个子小小的,声音甜甜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小姑娘。

叶紫曦还是很喜欢看狗血言情小说,大前天还在群里吐槽什么时候能够天降一只霸总,为她空白的感情生活增添一抹狗血的色彩。

重莱:“你们基因攻城狮很闲啊,居然还有空写小说。”

冷夜在群里说道:“基因攻城狮也是人,其实邪眼这篇文是有大量科学依据的,我们实验室搞出一种基因变异的红伞蘑菇,这蘑菇会吃人,我的小白鼠全被它糟蹋了。“

“而且你这个搞病毒的不也在摸鱼么!听说你最近总闷在小洋房里不愿意见人?”

重莱:“只是在思考人类和虫族的问题罢了。”

Jack:“你们这些带着古中国基因的人类真可怕,昨天还看见一个师兄做完实验在院子里种柿子,今天有人写小说,你们已经这么闲了么?”

钟小蕾:“你最近不也折腾分子料理么,大家都要劳逸结合才行啊,万一人类被虫族灭了,这就是最后的快乐时光!”

钟小蕾:“嗷呜呜,可怕的虫族!”

叶紫曦:“唉,努力,加油,我们可是人类的小火种呢!”

冷夜:“屁!我们学富五车,可是连张毕业证都没有,昨天去便利店吃关东煮,有个傻逼跟一个美女炫耀他是top2基因工程专业的本硕生,我听着这位仁兄在那高谈阔论,忍不住指出了他的几点错误,结果他问我高中读完了么就在吹,有本事把毕业证扔他脸上!“

冷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快气死了!”

钟小蕾:“啊这个,我们确实没有毕业证啊(小声)。”

叶紫曦:“突然醒悟,我们居然两个学位证书也没有,我们小火种不要面子么!”

重莱:“对啊!”

钟小蕾:“我们小火种表示不服!”

在虫族的视角观察人类,越来越觉得人类这种注重形式的生物实在非常不符合虫族的生存观。

但是他们这些小火种确实没有毕业证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