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我真不想当反贼[基建] > 第421章 421

第421章 421

骆时行的下属们都憋着一口气, 尤其是新任的广州刺史。

这位原本都已经做好了接任岭南经略使的准备了,只不过朝廷一直迟迟没有发诏书, 他想了想觉得可能是自己的功劳不够大, 或者是不够出彩。

于是他下了大力气审问原本的经略使一家,骆时行不在的日子里,原本的经略使一家几乎全灭, 一个人都没剩下,连幼童都没了。

但他的确是挖出了很多之前朝廷不知道的事情,也收没了很多贪污的赃款,为了自己的经略使之位, 广州刺史一咬牙一跺脚,直接将这些赃款全部上缴, 自己一分钱没留。

当然在规定上他的确是应该这么做,但谁都知道,这种赃款一般当地官员都会留一些,尤其是岭南这边情况还比较特殊。

他就是为了表明自己跟之前的经略使不同, 一颗红心向朝廷。

他甚至还让人带着礼物去了洛阳准备活动一下, 结果呢?经略使的任命下来了, 可惜不是他。

洛阳那边收了钱原本打算帮他活动的人倒也不算坑他,直接把财物全都退了回来——倒不是这个人多么有原则,真有原则的人就不会受贿了。

他比较担心广州刺史因为这件事情一个激动造反,到时候再把他牵连出来怎么办?现在就算牵连出来, 但他把钱还回去了,罪名就小很多。

反正在中枢很多人那里岭南基本上跟造反两个字画等号了,感觉这里的人动不动就造反。

广州刺史当时气得就把书案给掀了, 他要钱有什么用?他想要的是经略使的位子啊!

他经营这么久, 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当广州刺史了, 结果经略使换成了交州刺史。

凭什么啊?就凭那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是汉人吗?就凭他被封侯了吗?

好吧,封侯这个……他的确比不上,但被一个比自己年纪还小,并且只是个中州刺史的人插队,他心里憋屈的不行。

现在他还要过去拜见这位新上任的经略使,憋屈……无比憋屈。

其实其他几个州的刺史也不是不别扭,主要是他们有的年纪都能当骆时行的爷爷了,在自己地盘上也是土皇帝一个,现在还要去拜见比自己年纪小的经略使。

不过在见到广州刺史的时候,他们心里那点不平也就被按了下去。

这位才是真的惨,好不容易熬到了广州刺史的位子,结果……嘿,朝廷的心思你别猜啊。

在接到经略使回到交州之后,他们就接到了消息,然后就开始动身。

这种事情基本上他们几个都需要先通口气,然后再计划一下,争取一起到交州,要不然难道还让经略使一个一个接见吗?也不带这么没眼力见的。

他们都到了之后,骆时行本来想派司礼下面的官员去接待他们的,然而李游道却不同意。

他直接说道:“这些人心里未必服气,我去吧,压他们一压。”

李游道是交州长史,但是同时也兼任了经略使府的官职,出面接待刺史们倒也说得过去。

骆时行却说道:“那不行,他们要是欺负你怎么办?他们不服气就冲我来呗,我还怕他们不成?”

好歹他是从洛阳那个龙潭虎穴里跑出来的,经历见识比之前要强很多,在自己的地盘上收拾这几个人还不行吗?

更何况其实他跟这些人也没有利益冲突,只要岭南别再跟之前动不动就造反,他也懒得管这些人。

李游道含笑说道:“猞猁狲不必担心,在交州,我还能让他们欺负了吗?”

骆时行想了想转头看向王安同:“你陪着李先生去,如果他们敢出言不逊就直接揍,出事情我兜着。”

反正就算打了也没什么问题,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女皇陛下最关注的就是西征,其他事情都要给西征让路,骆时行就算小小的跋扈一下,女皇陛下应该也会忍耐。

更何况他虽然不想掺和进太子之争,但他在洛阳也算交了许多朋友,要知道他临走的时候还送了一批护身符给三省六部以及九卿众人,除了武三思和他的党羽,基本上都收到了,至少面子上都过得去。

这些人想去京里告状都不可能哦。

骆时行想到这里之后忍不住咂咂嘴,哎,要不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当宠臣权臣呢,这明知道犯了小错也不会被收拾的感觉的确挺爽的。

不过也还是要小心,哪怕是小事儿也不能太多次,到时候积累多了,女皇陛下犯了要一口气处理,给谁谁都受不了啊。

骆时行想了想决定只要这几位脑子不是特别不清楚,他也不想折腾太厉害。

于是他跑到书房去搞了一个规划书。

当天李游道回来之后,骆时行特地跑过去问他:“那几个人怎么样?”

李游道表情倒是比较轻松,甚至还挺愉悦,想了想说道:“容州、桂州和邕州三州刺史倒是没什么,甚至容州和桂州的刺史还比较感激咱们呢,唯有广州刺史可能有点不服气。”

容州和桂州两边的刺史没换,之前他们也经历了那声势浩大的起义,虽然勉强守住了,但若是没有骆时行跟程敬微两个人调度有方,把他们那片地方给保了下来,他们也未必还能站在这里。

尤其是在知道那些反贼后来全跑到交州,甚至通过交州跑到了林邑国的时候,桂州刺史和容州刺史都深深觉得交州刺史真的是好人啊。

他们两个连命都是人家救得,哪儿还敢不服气啊。

邕州刺史是新上任的,不热情也不冷漠,有点掂量这位小经略使到底行不行的意思,如果不行,他就可能投靠广州刺史。

广州刺史自然是最傲气的那个,骆时行也不觉得例外。

他让李游道赶紧回去休息,顺便还把王安同给留了下来,然后问道:“李先生有没有被欺负?”

王安同一脸的惨不忍睹:“李先生不欺负他们就不错了。”

只要不动手,这几个人肯定不是李游道的对手啊,甚至就算连李游道暗讽他们都不一定听得懂。

最可怕的是李家……那真的是族人遍天下,岭南这边也不是没有李家人。

广州刺史带来的人里就有李家之后,李游道一听他的名字就直接说出了他的辈分,顺便还开始联络感情。

这位本身算得上是广州刺史上任之后新提拔过来的人,结果现在……眼看着都要被李游道拐跑了!

那位李氏子弟也是比较惨,家里父母双亡带着一个弟弟艰难求生,凭着世家子弟的名头勉强混口饭吃,现在见到了本家前辈,当然是想跟着前辈混了。

李游道不仅算是李家主枝在这里的代言人,最主要的是他是主枝啊,如果真的看好,只要说一声,说不定能够让他回到中原。

这位李氏子弟脑子也很清楚,当天就直接去了李游道那里拜见,并且说得十分好听:“听闻三爷爷孤身在此,孙儿愿承欢膝下,留下来服侍三爷爷。”

嗯,李游道行三,按照辈分算下来正好是这孩子的爷爷。

骆时行听了之后忍不住大笑,然后问道:“那……李先生留下他了吗?”

王安同摇了摇头:“李先生让他回去想清楚,说是过来了,可能会得罪广州刺史,不过我看他还是要来的,他说家里就一个弟弟,可以直接来交州,只要李先生愿意收留。”

骆时行了然,李游道这件事情他不打算插手,他知道先生们一直想要把家眷接过来,但是又担心家眷不能适应这里的气候,尤其是妻子年纪也不小了,当初他们来的时候还算是年轻,挣扎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了许久才适应,如今不敢冒险。

至于孩子们,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也不可能拖家带口过来。

所以如果李游道觉得这个人是个可造之材愿意收在身边教养也行。

反正他还在呢,若这个人敢当白眼狼,那就等着挨收拾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李游道降维打击太过厉害,反正第二天这些人过来的时候看上去都还挺老实的。

当然实际上也不仅仅是李游道的降维打击,李游道越是降维打击,广州刺史心中就越是反感。

总觉得是这些汉人在抱团欺负他,剩下几个……一个比一个蠢,都指望不上,邕州刺史也是个滑不留手。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烦躁,他身边好不容易招揽了一个世家子弟,结果是人家孙子辈的,还是他趁着人家孤苦伶仃才打动的,要不然这些世家子弟基本上很难被招揽。

骆时行小小年纪身边五姓七望围了个遍,这要怎么争啊。

广州刺史又怂又不服气,只不过等到了刺史府之后,他就老实了很多。

因为他真的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土,不说人家门口站着的那些侍卫比他手下强很多,就连屋子里的陈设他都没见过!

刚开始到刺史府的时候,看到花园里面没什么章程,一看就没怎么修他还在心里嗤笑了一声,觉得这个所谓的陵定侯也就那样 ,连修院子的钱都没有。

结果进入正堂之后,他就突然明白了什么叫金碧辉煌。

当然说刺史府金碧辉煌也有点过了,但的确给了广州刺史那种感觉。

那一人多高的琉璃摆设,还有那些纯金的陈设,甚至就连桌椅的材质可能都不简单。

更甚至还有一些他见都没见过的样式。

骆时行见几位刺史都忍不住往周围的摆设上看,便笑着说道:“回来的时候,陛下御赐了一些东西,因为太多,库房摆不下全堆在了这里,摆的不好看,大家凑活看看。”

御赐。

库房放不下。

几位刺史被刺激大发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