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彪悍姨母清宫养娃日常 >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139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想到自己成了第一个被中途喊停的人, 王佳氏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她觉得即便自己不怎么受宠, 但好赖也是景阳宫的主位娘娘啊, 景贵妃这也太不给她面子了吧?

晴嫣看着王佳氏脸色发红、整个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给人一种社恐的感觉。

她知道王佳氏今日是没有错的,这些思想上的差距全部都来自于时代的局限性, 她自身也没有什么后世之人的优越感,如果不是她运气好阴差阳错碰巧觉醒了上辈子的记忆,而且此生的父母又把她当成珍宝似的来宠爱,但凡换个不开明的家庭保不齐她如今也是满脑子被塞满了《女诫》的思想。

安嫔和敬嫔是同一年入宫的, 并且两人出身相似。

李氏也知道王佳氏其实是个内向、胆子有些小的人,想必今日她能够挺身站出来应聘女师傅就已经花费她很大的力气了。

当她看见王佳氏垂在大腿处的指尖已经开始微微颤抖后, 她忙伸出手拿了一个干净的茶盏给她倒了一杯温热的花茶,而后笑着从椅子上站起来几步走到敬嫔的身旁,真诚地说道:

“敬嫔妹妹讲的真好啊,这一看就是在暗地里下过大功夫来研究这本书的。”

“谢谢安嫔姐姐了。”

王佳氏接过李氏递来的茶盏, 虽然她知道安嫔这是过来替自己解围的, 未必是真的认为自己讲的好, 但她还是十分感激李氏的举动,不过因为她平时不擅长与人交往,即便如今说着感谢的话,这语气仍旧是干巴巴的, 脸上的表情反而也变得越来越严肃了,倒是给外人一种她不高兴、故意甩脸子的感觉。

索性李氏知道这人还不善言辞、而且有些慢热,就也没太在意还笑着将她往座位上那边拉轻拍着她的胳膊安慰道:

“你可能是自己讲的太投入了所以都没有注意到这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还是快些喝点茶润润嗓子吧。”

晴嫣不禁抿了抿嘴唇, 此时也反应过来刚刚她的行为有些冒失了。

但让她听着王佳氏一口一个“卑微”、“尊夫”的话, 真是难受地只想要转过头将脑袋“砰砰砰”地往身后的银杏树上撞一撞,而且在场还有几个少不更事的小孩子呢,她是一点儿都不想让这种男尊女卑的话钻到她们的耳朵里。

正当晴嫣想不出来究竟该如何委婉地告诉王佳氏这本书其实不适合教授给公主们时,目光一移,突然眼尖地看到隐匿在人群中间穿着一袭不显眼深蓝色圆领袍一幅便装打扮的男人了。

看比赛看的津津有味的康熙不经意间恰好和贵妃娘娘四目相对,原本赛前小赫舍里氏还特意邀请他过来一起担任评委,但却被他以“自己在场,宫妃、女官们试讲时会放不开,从而不便挑选出有真才实学的女师傅”为由给拒绝了。

如今他却悄摸摸地跑过来偷听墙角还被主办方给当场抓包了,即便康熙身为帝王,但在众人看不到的角度里,他的耳朵根还是不自觉地漫上了一丝红色,脚趾也开始尴尬在鞋里蜷缩起来,恨不得当场能够变成一阵风消失在这储秀宫的前院里。

站在他后面同样穿着一身低调深蓝色小袍子的胤礽更是幽怨地仰起头瞅了一眼他汗阿玛的后脑勺。

康熙起码仗着高个子还能看到里面的景象,可怜他这小身板了,面前晃动的不是人的屁股就是腰,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些试讲的声音,真是憋屈死了。

包括站在大、小主子身后,穿了一身普通太监蓝布袍子的梁九功也觉得有些脸热,心里觉得皇上可真是太会玩儿了啊,这明明是在宫里,在自个儿家里,却偏偏搞得像是要去别人家做贼似的心虚。

唉,可怜的乾清宫大总管也像他的徒弟一样,觉得自己的职业危机是越来越严重了,这一天天地他属实是有些摸不清楚皇上的趣味点儿了。

更别提站在康熙前面和左右两侧的宫人们早已吓得腿都发软了。

假如你一扭头或者一侧脸看到皇上竟然站在自己身边,还和你肩并着肩,如果不是被那极有威势的眼神给震慑住了,早就吓得喊出声音了好吗?

此时还更难了,他们不仅不能发出声响暴露皇上的存在,还得小心翼翼地移动步子将他挡的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一张脸,这不全都是在太岁头上动土的事情吗?

一想到万一哪天,皇上午夜梦醒之际突然回想起来自己这丢脸的一幕,要是恼羞成怒地砍了他们的脑袋该怎么办啊?

内心中默默流着两条宽眼泪的宫人们就只恨这初夏的天气还不够热,他们宁愿当场中暑晕死过去,也不愿意站在这里给皇上当木得感情的人形屏风啊!

正当大部分人都还想不明白为什么景贵妃会中途打断敬嫔的试讲时,突然看到贵妃娘娘从雕花椅子上站起来,冲着西侧的人群遥遥行了一礼后就脆生生地开口喊道:

“臣妾给皇上请安。”

这下子宛如平地一惊雷,宫妃、女官们都有些发懵地往西侧看去,随后就见到皇上笑得一脸和煦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和他穿着同款便装的小太子。

一些脸皮薄的人想到自己竟然当着皇上的面试讲,“唰”的一下子脸色就红成了番柿。

当搂着小孙女的皇太后认出打扮地好像是个普通太监的便宜儿子后,也不禁瞪大眼睛、发出了一声惊呼:“玄烨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啊?”

康熙忍不住抬起手摸了摸鼻子觉得更难堪了,如果他不穿和普通太监服相似的深蓝色袍子岂不就是一出场就被人给发现了?

此时睡在皇太后怀里的小恪靖也被吵醒了,她张开嘴巴秀气地打了个哈欠,惺忪的圆圆杏眼里也瞬间漫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平时小恪靖见到的汗阿玛和太子哥哥都穿着明黄色和杏黄色的袍子,如今两人大变样了,当她转过头盯着他们俩看了好大一会儿,才从自己皇玛嬷的腿上滑下去,咧开小嘴露出粉色的牙床和小米粒儿似的白牙,摇摇晃晃地朝着父子俩跑去,甜甜地喊道:“汗,阿玛,太子,葛葛~”

恪靖公主的小奶音也使在场的众人回过神来,纷纷朝着康熙和太子殿下俯身行礼,敬嫔心中也不由得舒了口气,认为贵妃娘娘是因为发现皇上在场了才开口打断她的话的。

“嗯,都起身吧。”

康熙弯下腰将跑到跟前的小女儿给一把抱了起来,怀中有个软绵绵的小奶团子,他的两只手有地方安置了,也觉得自己总算是从那种社死的微妙状态里摆脱出来了。

任凭脸上被小闺女糊上口水,他一脸淡定地往评委席位走去,还语气平稳地对着皇太后解释道:

“皇额娘有所不知,朕原本是打算带着保成从神武门那里出宫去外面转转的,快走到御花园时见到储秀宫门口挺热闹的就顺便拐过来看看。”

小太子听到他汗阿玛一本正经的话,脸上的笑容也有些挂不住了。

他已经淹没在人群中看了小半个时辰汗阿玛的翘屁股了,这就是他汗阿玛说的顺便吗???

“太子哥哥快来和四四坐一块儿。”

胤小禛却信以为真了认为他汗阿玛是刚刚才进来的,忙跑过来拉着胤礽的手一起往他的小椅子那儿走去。

大公主佛拉娜也热情地再次解开了自己的零食袋子,给弟弟、妹妹们分了一波五香牛肉干。

待康熙抱着小女儿坐在早上太皇太后的位置后就立即适应场子、反客为主了,他侧过脸对着晴嫣询问道:

“嫣儿,师傅们都招的如何了?”

“名额有些多,臣妾都详细地记在这册子上了,皇上您自己看吧。”晴嫣直接伸手将摊开在自己面前的一份册子递给了康熙。

康熙伸手接过来一目十行地快速扫完上面用簪花小楷整整齐齐写下来的内容,反倒是有些惊讶了。

这上面除了一些女官他不认识外,其他基本上能叫出名字的宫妃都在上面了。

看到“膳食师傅”对应的是那拉贵人,荣嫔的职位是“妆容搭配”,安嫔后面的评语则是:为人直爽,对孩子有耐心,拳脚功夫好,适合担任武学师傅等等。

他不禁往上挑了挑眉,倒是没想到平时在自己面前都是一幅温顺听话、规规矩矩的后妃们还都有这一面呢,如果不是因为这场试讲大赛,他也不知道自己宫里竟然会有点心师傅、调香大师、武学女兵等等多才多艺的有人。

等粗粗翻完一遍,脑子中大致留有些印象后,康熙就放下册子,转动着手上的玉扳指对着众人开口道:

“朕今日看到大家对教导公主和宗室格格们付出这么大的热情,觉得十分高兴,刚刚朕过来的时候也碰巧站在人群中听到敬嫔所讲的《女诫》内容了。”

坐在椅子上的王佳氏一听到皇上提起自己的名字了,瞬间条件反射地抓紧了衣角,微微低着头听着康熙继续往下讲。

“朕能看出来敬嫔这是用心钻研过《女诫》而且还加入了自己的理解算是做到融会贯通了,显然是非常不错的。”

王佳氏听到夸奖她的话,整颗心不禁激动地砰砰直跳,因为她觉得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似乎就没怎么收到别人的赞扬,反而继母生的龙凤胎妹妹才是真正活在鲜花和掌声之中的人。

此刻她心中猛然涌出来一股勇气,觉得自己也并不差,其实也是可以获得别人的称赞的。

坐在王佳氏身边的安嫔看到敬嫔白皙的脖子已经泛起了一片红,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皇上对待宫妃们向来是温柔的,这明摆着就是欲抑先扬,敬嫔心中的想法怕是要落空了。

李氏的念头才刚刚在脑子中滑过,下一瞬就听到坐在主位上的康熙又开口了:

“不过公主和格格们都是代表我大清前去下降蒙古的,她们都是君,额驸则是臣,从来都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从未听说过,还有君反过来要给臣当牛做马的,朕的女儿和侄女们显然是用不上这《女诫》的,下一个还有没有人要展示才艺的?”

康熙往后靠在椅背上,轻飘飘又极其随意地说了这么一句话,却像是抡起一把铁锤似的朝着满场的宫妃和女官们都照着面门敲了一下。

众人瞬间就都安静下来、面面相觑。

有的聪慧些的人自然是能明白康熙对待自己女人和女儿的要求从来都是两套标准的,也没太往心里去。

有的迂腐些、把《女诫》当成金科玉律来信奉的人却觉得皇上这种做法明摆着是在坑害公主们啊,这要是她们年纪小小就不学《女诫》的话,等到以后长大成亲、性子定了怎么会得到额驸和其家人的喜爱呢?但因为这是皇上说的话,她们即便心中不赞同,也得忍着不敢出声反驳。

敬嫔就是后者,这还是她第一回勇敢地对外表达自己,没想到竟然直接被皇上给出口拒绝了,她就像是一片被秋风吹得萧瑟的枯叶似的,脸色的血色瞬间褪去变得惨白一片,头也埋的更低了,嘴唇更是控制不住地一个劲儿颤抖。

安嫔也贴心地将视线给瞥到一侧去了,因为此时换做是她的话,也不想被人给打扰,看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面的。

晴嫣不禁往敬嫔的方向瞅了一眼,如今康熙亲自出面,她自己也不用再为难了,但是王佳氏真是有些可惜了……

等到场中的气氛有些变冷后,温妃一脸笑吟吟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缓步走到空地中央,冲着康熙又优雅地俯了俯身说道:

“皇上,臣妾自认为平时在算数理财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今日也出来献丑了,希望能够应聘上这算学师傅。”

“那你就开始吧。”康熙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温妃不急不慢的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敬嫔抬起头看到小钮祜禄氏和自己那妹妹一样对外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眸光就更加暗淡了。

等到临近酉时末,天色基本上已经全部暗下来需要点宫灯了,这场试讲大赛也算是结束了,晴嫣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今日都辛苦大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本宫能够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的闪光点,如今公主学院的规模还比较小,目前招收的师傅们是够了,等到以后规模扩大后,还会再次招收女师傅。”

“这次落选的人也请不要气馁,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现阶段相比较之下有准备地更充分的人,如果你们对做讲师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好好总结总结这次的经验,希望下一次学院再招收女师傅时,还能够看到各位的身影。”自认为平时在算数理财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今日也出来献丑了,希望能够应聘上这算学师傅。”

“那你就开始吧。”康熙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温妃不急不慢的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敬嫔抬起头看到小钮祜禄氏和自己那妹妹一样对外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眸光就更加暗淡了。

等到临近酉时末,天色基本上已经全部暗下来需要点宫灯了,这场试讲大赛也算是结束了,晴嫣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今日都辛苦大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本宫能够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的闪光点,如今公主学院的规模还比较小,目前招收的师傅们是够了,等到以后规模扩大后,还会再次招收女师傅。”

“这次落选的人也请不要气馁,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现阶段相比较之下有准备地更充分的人,如果你们对做讲师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好好总结总结这次的经验,希望下一次学院再招收女师傅时,还能够看到各位的身影。”自认为平时在算数理财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今日也出来献丑了,希望能够应聘上这算学师傅。”

“那你就开始吧。”康熙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温妃不急不慢的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敬嫔抬起头看到小钮祜禄氏和自己那妹妹一样对外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眸光就更加暗淡了。

等到临近酉时末,天色基本上已经全部暗下来需要点宫灯了,这场试讲大赛也算是结束了,晴嫣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今日都辛苦大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本宫能够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的闪光点,如今公主学院的规模还比较小,目前招收的师傅们是够了,等到以后规模扩大后,还会再次招收女师傅。”

“这次落选的人也请不要气馁,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现阶段相比较之下有准备地更充分的人,如果你们对做讲师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好好总结总结这次的经验,希望下一次学院再招收女师傅时,还能够看到各位的身影。”自认为平时在算数理财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今日也出来献丑了,希望能够应聘上这算学师傅。”

“那你就开始吧。”康熙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温妃不急不慢的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敬嫔抬起头看到小钮祜禄氏和自己那妹妹一样对外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眸光就更加暗淡了。

等到临近酉时末,天色基本上已经全部暗下来需要点宫灯了,这场试讲大赛也算是结束了,晴嫣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今日都辛苦大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本宫能够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的闪光点,如今公主学院的规模还比较小,目前招收的师傅们是够了,等到以后规模扩大后,还会再次招收女师傅。”

“这次落选的人也请不要气馁,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现阶段相比较之下有准备地更充分的人,如果你们对做讲师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好好总结总结这次的经验,希望下一次学院再招收女师傅时,还能够看到各位的身影。”自认为平时在算数理财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今日也出来献丑了,希望能够应聘上这算学师傅。”

“那你就开始吧。”康熙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温妃不急不慢的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敬嫔抬起头看到小钮祜禄氏和自己那妹妹一样对外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眸光就更加暗淡了。

等到临近酉时末,天色基本上已经全部暗下来需要点宫灯了,这场试讲大赛也算是结束了,晴嫣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今日都辛苦大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本宫能够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的闪光点,如今公主学院的规模还比较小,目前招收的师傅们是够了,等到以后规模扩大后,还会再次招收女师傅。”

“这次落选的人也请不要气馁,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现阶段相比较之下有准备地更充分的人,如果你们对做讲师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好好总结总结这次的经验,希望下一次学院再招收女师傅时,还能够看到各位的身影。”自认为平时在算数理财方面还是有些心得的,今日也出来献丑了,希望能够应聘上这算学师傅。”

“那你就开始吧。”康熙点了点头说道。

随后温妃不急不慢的声音就在众人耳畔响了起来,敬嫔抬起头看到小钮祜禄氏和自己那妹妹一样对外都是落落大方的样子,眸光就更加暗淡了。

等到临近酉时末,天色基本上已经全部暗下来需要点宫灯了,这场试讲大赛也算是结束了,晴嫣从椅子上站起来对着众人说道:

“今日都辛苦大家给我们带来了一场精彩的视听盛宴,本宫能够从你们身上看到各自的闪光点,如今公主学院的规模还比较小,目前招收的师傅们是够了,等到以后规模扩大后,还会再次招收女师傅。”

“这次落选的人也请不要气馁,不是你们不够优秀,只是现阶段相比较之下有准备地更充分的人,如果你们对做讲师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好好总结总结这次的经验,希望下一次学院再招收女师傅时,还能够看到各位的身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