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啦

繁体版 简体版
笔趣啦 > 锦衣卫关系户 > 第121章 谋划、出城

第121章 谋划、出城

水煮土豆的味道很是寡淡, 可那又怎么样呢?只用一口,皇帝就吃出了饱腹感, 这样扛事儿的粮食, 再寡淡也是好的,配上那远比如今二三百斤的产量几乎高出一倍的数字,就更值得期待了。

所以, 不等回去细想,皇帝第一时间就嘱咐张诚将那一些土豆收拢起来,准备带回去,不只是如此, 他还特别有心的询问了一番包三儿那儿种植土豆的人,并将老马头这个主管人员直接安置了一个皇庄管事的头衔, 那些种植的农人也给赏银,直接调派到皇庄去,准备继续让熟手种植,以求能更好的利用这些种子, 不浪费一丝一毫。

这可就……包三儿差点傻了!皇庄管事?这可是官了, 虽然不入流, 连着九品都没有,可这是皇差啊!从奴仆到官员……自此老马家一家子的命运都改了呀!

包三儿心下莫名有些凉,突然间对皇权有了不一样的感触。当然了,这会儿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老马头既然是帮他忙才去庄子上看护种子的,那他得了好,他也得多负责些, 帮着去些隐患。

“陛下, 皇庄管事是……暂时的还是?”

这问题对包三儿他们来说, 那是个大问题,对老马一家更是关系全家子孙后代的命运转折,可在皇帝这里,这也是事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回道:

“不过是个管事,哪有什么暂时不暂时的,对了,你算算,这土豆要积攒出足够京城周围用的种子,约莫要种几回才够?”

皇帝这会儿全心全眼的都在想着土豆,解决百姓粮食问题啊,这个事儿一旦成功,就能荣登明君宝座了。多辉煌光明的未来!皇帝感觉自己都快有封禅的资格了!

因为这个,对于包三儿不识趣的问什么管事,差点就不高兴了!好在包三儿识趣,接下来立马就说到了土豆的事儿上。

“这要看出芽出的怎么样了,若是出的多,那这些种子半亩也是能的,嗯,这么算下来的话……陛下,即使卡着时间一年两次种植,没有三年,您想的怕是也不成。对了,还有个事儿,这个土豆是根茎类的东西,最是耗费地力,不能长时间种植,最好轮着来更妥当些,不然怕是产量会受到影响。”

包三儿还能说什么嫩?听着皇帝这意思,以后老马真是运气来了呀!那他还闹毛啊!自然是继续自己忧国忧民的人设了。

“陛下,这事儿微臣知道的也不多,终究是外来的东西,咱们还是要且种且看才妥当。”

“这是自然的。不过即使需要的时间不短,有这么一个消息,已经很不错了。”

皇帝嘴角带着几分笑,转头看向张诚,用略带几分俏皮的口吻问张诚:

“你说,一会儿将这消息告诉先生,先生会不会从病榻上跳起来?”

“那是一定的,有了这,阁老的病都能一下子好上一半。”

好上一半?不,这是差点直接痊愈了呀!

看看,从听到消息,到起床、洗漱、吃饭,收拾官服准备进宫,张阁老愣是只用了两刻钟,这都快赶上早年他刚当上阁老那时候的速度了。

“爹爹,您这身子……要不先请了大夫来看看?确定您好了咱们再去?到底病着呢,过了病气给宫里也不好。”

“什么病?这会儿还有什么病?老夫什么病都没有。”

有了这良种,不仅仅是对皇帝天子之位的恩赏,也是对他变法的恩赏。有了这个,谁还能说他变法是违背了祖宗,是惹怒了上天,降下灾荒的政策?

这些年的天灾人祸啊!他背锅背的,真是太多太多了,多的他心力交瘁,多的他自己都快支撑不住了!不然就他自小保养得宜的身体,又怎么会耗到如今几乎油尽灯枯的地步?怎么会……他不是病的不行了,是心灰意冷的不行!是反对的太多,让他看到了人亡政息结局,绝望的不行!

好在上天终究没有放弃他,给了他如此一计良方,有了他,他终于又看到了中兴大明的希望。有了他,病什么病!不赶紧重新卷起来,那都白瞎了他一代权相的威名!

“那什么,大郎,你去找人,找那些往南的客商,让他们往南去的时候,多带点土豆种子回来,告诉他们,咱们高价收!”

再急匆匆朝外走的档口,张阁老还相当机灵的想到了种子的问题,想想刚才送信来的人说起的数字,手一挥就给自家大儿子下了这么一个大任务,不但是给自己儿子下任务,到了宫里,不等和皇帝寒暄几句,相互问候一下,上来也说了这么一个事儿。

而他这一开口……皇帝立马就咧嘴开笑了,拍着桌子大声表功道:

“朕就知道,先生和朕最是心有灵犀,看看,想的都是同一件事儿,就在先生进来的前一刻,朕刚吩咐了锦衣卫,让他们南面的人赶紧搜罗种子去了,对了,一说这个,先生,咱们要不要让鸿胪寺也出个公文?那些藩国……”

“陛下,这可使不得。”

皇帝才张口,就让张阁老立时阻止了,脸上的表情十分的严肃,这让皇帝那热切的心都不禁微微一凉。这里头难不成还有什么事儿?

“陛下,这样的种子,使臣的随从都能吃上,在藩国怕是已经遍地种植,如此之下……为何以往咱们从未听说过?想想占城稻,陛下,这些藩国表面看着忠心顺从,骨子里却未必有那么听话。”

这话说的皇帝脸都冷了。是了,他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想想南面藩国早年年年进贡的阿芙蓉太医院给出的诊断,呵呵,这些个长期吃着会有痹症的东西他们送的起劲,土豆这样的良种却从未见闻,他们的心……这哪里是什么不那么听话,这是心存歹意啊!

“其心可诛。”

皇帝脱口而出骂了这么一句,眼睛往边上一扫,张诚立马十分机灵的就后退出了殿阁,不用问,这必然是寻个小太监去给锦衣卫送信了。

土豆啊,想从南面得些种子来,锦衣卫怕是不能走明面上的路子了。

“陛下,老臣让长子去寻商户了,这些人能往来南面各国,想来多少总有些人脉可用,用他们也是一条路子。咱们多方下手,必定能寻会足够的种子,如此只要三五年,还怕这高产的粮食不能落地生根?”

嗯,对对对,这也是个不错的法子。

皇帝听着终于重新恢复了笑意,一边引着张阁老赶紧坐下,一边说道:

“先生,如今有了这土豆,朕这心才算是有了点底啊。”

这话说的,师徒两个对视一眼,都心有戚戚。

他们戚戚不戚戚的包三儿不知道,这会儿他看着老韩头一脸沮丧,一脸遗憾那是真要戚戚了。这老头,以往怎么不知道他还这么能墨迹呢!为了老马去皇庄当管事的事儿,他都已经在他这里唉声叹气好几个时辰了!

“三爷啊,你说,老头我就偷了这么一次的懒,怎么就……难不成这就是所谓的额:终究是命里无时莫强求?老头我,这命就只有这么一点子福运?”

说到命,老韩头唏嘘的越发可怜起来,你说说他,同样是当人老仆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老马有儿子!他呢?膝下空空。这会儿老了老了老马又有了翻身的机会,而他呢?这机会简直就是他亲手送上的!你说,这……比丢了一个亿都让人沮丧。

“再翻身,那也得伺候田地,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得多辛苦?除了名头好听,和平日管庄子有什么区别?最多就是他家小子将来许是能在皇庄混个差事罢了,老韩叔,这样的好处,你要了也没用啊!”

虽然这话有点戳心,可这真是实话,你又没子孙后代要照顾,还不如就图个日子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轻快的好。在家里当个铺子掌柜,不一样体面?

“再说了,咱们家好歹是六品官阶,走出去也算是有些体面,他离了大哥家,就他这不入流的官身……除非一辈子就在皇庄待着,不然走到城里,不一样谁也得罪不起?日子未必有以前容易。”

这话依然是实话,而且还让老韩头心下舒坦了不少,感觉好像吃亏也没亏到哪儿去,还多了几分诡异的同情!!

哎呦,这可不符合老韩头的人设,他偷偷的看了看包三儿,暗暗唾弃了一把自己的小心眼。

不过这样的小心眼其实就是包三儿知道了也没事儿。再是不爱计较的,再是心宽的,遇上这样的事儿,不提溜点长处来对比对比,这心里也过不去是吧!老韩头这会儿这么想多正常啊!

对于包三儿来说,如今要紧的是:

“老韩叔,这老马叔和那几个佃户被调走……我那地里可还有不少东西种着呢,这可怎么好?要不就在那庄子里选个人看着?”

咦,这还真是个事儿,当时送过去的可是有好些种子的,也不知道剩下的是不是还有了不得的,这要是疏忽大意了,岂不是可惜?

“一会儿我亲自去一趟,选个老实的看着,这可不能出岔子。”

说到出去庄子里,包三儿突然想到,自己好像从没去过?要不借着这事儿自己也走一遭?虽然如今出行条件是差了点,可若是当成郊游……其实也是可以期待期待的哦!

“你就咱们一起吧!我正好去看看,那些种子都长成了什么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